內容加載中
今天是:
會員名: 密 碼: 會員注冊 找回密碼
你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貴州品牌(13)萬噸茅臺易地試驗開始
(13)萬噸茅臺易地試驗開始
時間:2018/3/1 9:26:46 , 來源:貴州省食品工業協會 , 閱讀:1818 (次)

(13)萬噸茅臺易地試驗開始

2018-01-25?肖科?黔酒在線

珍酒 珍十五系列報道之十三

本組報道共計10萬字,敬請關注


萬噸茅臺易地試驗開始

攝影:吳斯玄 唐濤 趙彎彎 曹辰 珍酒資料圖

?

導言:

經過20多年的掙扎論證,萬噸茅臺易地生產試驗終于開始進入執行階段。

草創時期,困難重重,經過幾番起伏,在后來的“珍酒團隊”接手當時的“易地生產試驗”項目之后,第一批“易地生產試驗”產品終于呱呱墜地,而當時的團隊領銜人鄭光先,得到了再次證明自己的機會。


01

創造條件上馬

1973年,茅臺酒的真實產量才有700噸左右,要一躍而達到10000噸,當真是像做夢一樣。

第一次會議主要是茅臺酒廠的主要領導出席,一位姓李的副廠長(估計是李興發)做了重點發言,認為搞到一萬噸不可能。第二次是知識分子座談會,廠里的工程師、技術員等負責技術工作的人員都參加了。大家認為,茅臺酒要搞到10000噸不具備條件,并列出了4條理由:1、地皮不夠;2、糧食不夠;3、電力不夠;4、交通運輸不便。

1974年,時任貴州省委書記的魯瑞林來到茅臺酒廠推動“10000噸”,得到的結果跟上兩次會議的結果一樣——搞萬噸難。

蒸煮是醬香酒生產重要環節之一,圖為珍酒生產內景

茅臺鎮其實是個自然條件非常艱苦的地方,當年的勃興,其實跟水運川鹽,在茅臺上岸有密切的因果關系。公路繁榮之后,這種自然形成的繁榮已經不再具有條件。

貴陽市平地海拔是1200米左右,茅臺鎮則只有300米,短短的200公里,垂直高差竟然有900米之多,茅臺鎮是高原上的小盆地,自然地形是封閉獨立的河谷形式,高山深谷,關山阻隔,要進入茅臺鎮,孰非易事——直到今天高速公路開通之后,仍然不容易。

生產茅臺酒的一切原材料,基本都是從外面進來的,高粱、小麥、包裝材料從外面哼哧哼哧運進來,造好酒之后,再哼哧哼哧拉出去,勞民傷財,成本巨大。

此外,茅臺酒廠地處赤水河東岸的河沿上,地質條件非常差,地層松軟,滑坡塌方多發,以當時的技術條件,這個困難很難克服,也很不經濟。

據季克良回憶,1975年2月16日,貴州省委書記魯瑞林再次率領省地縣的負責同志及有關部門領導20多人,到仁懷縣茅臺酒廠實地考察,和三級領導及茅臺酒廠的領導、工人、技術人員共商落實毛主席、周總理的萬噸茅臺囑托。并聽取了從成義燒房時期就是酒師的鄭義興的專門匯報。

蒸煮是醬香酒生產重要環節之一,圖為珍酒生產內景

這次考察歷時一周,季克良和劉同清廠長、張善樂副書記及基建科科長蔡永貴,自始自終參加了這次考察辦公會,所以對當時會議的情況、討論的議題記憶比較深刻。

季克良回憶說,當時會上要求在1980年把茅臺酒的產量搞到10000噸——上級部門這次看來是真急眼了。魯瑞林在會上說,1971年、1972年國家計劃工作會議都講要把茅臺酒搞上去;1973年周總理講要把茅臺酒搞上去,余秋里副總理也講貴州茅臺酒要搞上去?!?975年1月17日選舉閉幕的那一天,(李)先念同志找我們去討論糧食問題的時候又講到茅臺酒要搞上去!四屆人大后的政治局開了兩個晚上的會,在這個政治局會議上,余秋里副總理又兩次提到茅臺酒的事,說一萬噸未落實,要搞上去?!?

魯瑞林是軍人,開國少將,常言道“軍令如山”,誰敢不從。更何況,這是一個國家面的任務。

看來這次是“有條件也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但是,就是季克良本人也不相信,1980年能搞到10000噸。他自己說:“作為當時的一名員工、一名工程技術人員、一個外省人,聽了這個宏偉目標,一是興奮,二是震驚?!F在要向萬噸進發,而且要在六七年之內搞成,談何容易!”

季克良這是懷疑領導,懷疑“外行領導內行?!钡?,生活是復雜的,沒有當時的敢想敢干,哪有今天馳名天下的這一支珍酒呢。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但是“敢問路在何方”——只有從腳下尋找吧。

實際上,前文已經交代過,早在1974年冬天,貴州省科委就正式發文(遵義市革命委員會文件,遵市發,1974.062號——遵義市革命委員會關于新建“貴州茅臺酒易地試驗廠”的通知),把“茅臺酒易地生產實驗”作為“搞到一萬噸”的重要措施之一,并已選定遵義北郊的石子鋪作為試驗基地。

那么,偉大的事業,就從現在開始吧。

茅臺易地實驗廠初期骨干

1975年,易地試驗基地從茅臺廠調來了40多位員工,“易地試驗基地”正式開鑼登場。易地試驗廠所處的石子鋪,當時是一片荒涼的杜仲林,本來是遵義杜仲農場基地,當時甚至還時常有狐貍出沒,當地的老百姓閑來無事,“就打狐貍賣狐皮”,一張狐皮兩塊五毛錢。

我們沒有查到有關這40多位員工的任何信息,1975年,“文革”還沒有正式結束,干革命才是那個時代的主旋律,哪有閑心釀酒呢!

02

崢嶸歲月稠

此時,在“四清運動”中已經被打倒的鄭光先,還在車間當工人,下班了就在家里“背煤炭、打豬草”養活六個兒女。

歲月遷延,直到1978年,“茅臺酒易地試驗廠”,還沒有釀出一滴酒,工作人員依然住在簡易工棚里面。

偉大的事業,需要偉大的人才,組織上想到了鄭光先。1964年,在茅臺酒廠廠長任上的鄭光先,因為“重用壞人”和“破壞生產”兩項罪狀被“打倒”。

所謂重用的壞人,是當時的茅臺酒廠副廠長羅慶忠,他身上有所謂的“歷史問題”。羅后來擔任過茅臺酒廠高級經濟師、改擴建副總指揮長,歷史證明慶忠同志是個好同志;

第二個罪狀在今天看來更是嘀笑皆非的怪事。先來普及一下,這是一個豬知道了要集體蛋痛的技術細節——茅臺酒的封壇和封瓶,歷史上都采用豬尿泡,先將豬尿泡吹脹,然后放在陽光下曬干備用,等到要使用時,取水將尿泡發軟,蒙到壇口或瓶口扎緊,等待豬尿泡干縮之后自然收緊,達到密封的目的。很顯然這是技術條件不夠的時候摸索出來的“土辦法”,我們沒有找到用豬尿泡封口和茅臺酒品質之間相互有聯系的證據,只是樸素的發現,今天茅臺鎮遵義市數十百家酒廠,都是用塑料膜來對酒壇進行封口的。

珍酒廠老同志、老專家回訪珍酒廠,右起一黃先榮、二竇忠蘭、四馮小寧、六申先東

1964年,因茅臺酒銷量大漲,豬尿泡供應不上,當時鄭光先建議使用塑料膜代替豬尿泡——這本來是業務探討,但鄭光先卻因此獲罪名為“破壞生產”而被打倒。

被打倒的十年間,鄭光先戴著“四清分子”的帽子在制曲車間1年,釀酒車間4年,管理車隊2年——這反倒成就了他未來的職業生涯——他從一個純粹的管理人員,屬于“外行領導內行”,一躍而成為酒行業“懂專業”的領導人。

1978年,文革已經結束,政治環境變得寬松了,鄭光先的人生第二春,出現了可能性。貴州省委摘掉了他“四清分子”的帽子,鄭光先受命調任“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廠”負責人,“我問天我問大地”,該是時候找回自己的生活了。

當時地處茅臺鎮的茅臺酒廠,是“鄉下”,離遵義城10公里的試驗廠石子鋪,相對而言算是“城里”,這對于茅臺酒廠的人們,算是一種“利好”。但是,茅臺酒廠的生產任務也很繁重,人才難得,茅臺酒廠也不愿意割愛。

問題上交到“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廠”當時的主管單位省科委,據巫怒安回憶,當時的省科委主任是曾憲輝,一個1927年南昌時期就參加革命的老同志。老曾同志二話不說,帶上小巫就去了茅臺酒廠的主管單位,貴州省輕工業廳。

1970年代的仁懷二中師生們合影,他們當中的許多位后來參加了珍酒廠的工作,姑娘們都留著大辮子,青春美好,芳華昭然

輕工業廳的廳長羅英,也是位老同志,是一位紅軍時期的老干部,平時都“穿著草鞋來上班”。老同志之間比較好交流,羅廳長操起電話來就打通了茅臺酒廠。

這時候的“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乃是國家任務。國家的利益高于一切,組織的利益高于一切,鄭光先開始“按人頭點”。

28位好漢,被調到了“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基地”,他們當中包含了當時茅臺廠惟一的副總工程師楊仁勉,實驗室副主任林寶財,還有傳奇的酒師張支云。

為了保證易地試驗的原汁原味,當時的原料、輔料、生產設備都是用一輛“嘎斯”汽車,從茅臺鎮像螞蟻搬家一樣,一車一車的拖來。按照設想,試驗基地的設計生產量是28噸(后因市場火爆略有上升),生產這28噸酒的設備,嘎斯汽車一趟一趟從茅臺廠拉來,“拉了個把月”。

當時的易地試驗廠條件艱苦。離城10公里,廠里沒有車,公共汽車也常常不正常,步行進城一個單邊要走兩個小時。

1978年冬天,鄭光先的女婿黃先榮先生去廠里看老丈人。鄭光先上任之后,已經在廠區蓋起了兩排簡易磚房,既是生產基地、又是辦公室、也是宿舍。黃先榮進到廠來,到處找不到老丈人,知情人告訴他說“去外面”了。所謂“去外面”,就是到周邊的農戶家串門去了——那地方荒涼,沒有什么別的地方好去。

黃先榮是遵義市作家協會會員,業余喜好創作——他對當年的珍酒廠,留下了珍貴的文字記錄。

黃先榮來到老鄉家一看,堂屋里面燒著柴火疙蔸,火光熊熊,鄭光先帶著幾個部下,正烤著柴火看圖紙呢——當時是冬天,這里有柴火烤,比辦公室里暖和。

當時上級部門每年給“易地試驗基地”撥款30萬塊錢,當時30萬不少,但是除了茅臺廠來的30來號人,還有外聘的工人30來人,平均攤到每個人頭上,每人每月的費用是400塊錢。同時還要搞修建,搞生產,搞科研,鄭光先的日子捉襟見肘。

好在鄭光先早年在銀行當過行長,善于精打細算,在這種苦難條件之下,還修建了廠房,添置了設備,擴大了隊伍。

他是如何做到的呢?答案很簡單——賣酒。

03

終于出來產品了

1979年,鄭光先、張支云、楊仁勉、林寶財團隊上馬的第一年,第一批次的“試制茅臺酒”正式被生產出來了——他們手上,還有從茅臺酒廠拉來的“老酒”——這使生產成品酒成為可能。

要知道,易地試驗廠是個科研單位,賣酒雖然不被禁止,但也沒有被允許。那就賣吧,在1980年的那個時代,做出這種決定,需要相當大的勇氣?!叭嘶炷懽哟?,干啥都不怕”這一性格特點,在鄭光先的性格中,表現得十分明顯,“四清”被打倒了10年,鋒芒依然還在,“心若在、夢就在;看成敗,人生豪邁!”開創性的工作,就需要這樣有擔當的人物。

1980年代初期的珍酒廠內景,院子里停了一輛“公爵王”汽車,這是當時日本進口的高級轎車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后來的專家組“鑒定報告”中,這一創舉被認為是“以科研促生產,以生產養科研”的積極嘗試,得到了表揚。政治環境不一樣了,人的行為有不同的評價維度。

易地試驗廠的產品,暫時被命名為“茅藝酒”,意思很明顯,就是“按照茅臺工藝生產出來的酒”。

1982年左右出品的茅藝酒

“茅藝酒”投放市場之后,反響空前,立即銷售一空,產生了巨大的經濟效益,當時珍酒廠的普通員工,已經可以領到三四百塊錢的收入,而當時一般的機關干部,每個月才賺五六十塊錢。

一個流傳甚廣的故事是,1982年,一位中央領導到遵義視察,席間,當地地委領導特意用一種白瓶裝的酒招待,領導喝了之后覺得好喝,當即讓送一點到中央去。地方上以為領導也就是一般性的客套,領導走了之后,就把這事忘了。不料沒過多久,領導的秘書打電話來,指明要這種酒。實際上這種酒就是當年的試制茅臺酒,市面上賣3塊錢一瓶,遵義市有關部門買了幾十件,設法送到中南海領導辦公室,未曾想這個酒在領導的圈子里面炸了營,每年購買珍酒,成了該領導和他身邊其他領導的常規舉動。

在此期間,試驗基地不但完成了國家規定的相關科研任務,購置了大量的科學儀器,擴建了廠方,新增了生產設施,竟然還上交國家利稅160多萬元。

楊仁勉與其徒弟竇忠蘭

這時候,離國家規定的1985年最后交卷時間已然不遠,試驗基地再次從茅臺廠補充了一部分新鮮血液,他們當中有楊仁勉的兒子、后任珍酒廠副廠長的楊玉勤,原茅臺廠廠長竇衍昌的女兒、楊仁勉的徒弟竇忠蘭,茅臺廠老酒師李興發的徒弟馮小寧。

發表評論:
你的昵稱:
評論標題:
評論內容:
友情提醒:
1.請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發布違法違規信息,并對自己的行為承擔全部民事和刑事責任。
2.請尊重網絡道德,不污言穢語,不侵犯他人的權利和個人隱私。
3.您所發表的話題需要經過審核通過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本文章共有0條評論
你是第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貴州食品工業協會
業務聯系方式:0851-85895853 85360853(傳真) QQ:1730594370 490013318
開發制作:貴陽佳智軟件開發有限公司,技術熱線:0851-85865358 85860085
黔ICP備13003875號
聯網備案號 52010302001841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