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加載中
今天是:
會員名: 密 碼: 會員注冊 找回密碼
你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貴州品牌(12)楊玉勤父子,冰與火之歌
(12)楊玉勤父子,冰與火之歌
時間:2018/3/1 9:23:05 , 來源:貴州省食品工業協會 , 閱讀:2092 (次)

(12)楊玉勤父子,冰與火之歌

?2018-01-19?肖科?黔酒在線

珍酒 珍十五系列報道之十二

本組報道共計10萬字,敬請關注


楊玉勤父子,冰與火之歌

攝影:吳斯玄 唐濤 趙彎彎 曹辰 珍酒資料圖

?

導言:

有的人像火光一樣,在一個冰涼的時代,照亮歷史前進的路線;有的人像寒冰一樣,在一個狂熱的年代,冷靜堅持自己的業務操守。

父子兩代都曾在珍酒發展的過程中起過重要作用的楊仁勉、楊玉勤父子,在性格上形成了激烈的反差,父親楊仁勉冷靜沉默,性格冰冷;兒子楊玉勤卻是雄偉壯烈、犀利灑脫,甚至有些“古怪”。

所謂性格決定命運,作為知識分子的楊仁勉,先后主持茅臺酒和珍酒的技術研究工作;而作為管理干部的楊玉勤,則在珍酒最困難的時候,為1000多號職工,找到了一條光明的道路。


01

父子傳承兩代珍酒

秦漢的父親孫元良,曾經統領國民黨第88師,參加淞滬會戰,幾度出生入死;而統一廣西、馳馬關山,在軍中稱為“小諸葛”的白崇禧,兒子白先勇卻是那般模樣。

父子兩代人在性格、人格、人生表現上完全不同的例子,一定只發生在個性獨立,“自我意識強烈”的人群中——反叛,是需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

現在的楊玉勤

經擔任珍酒廠生產副廠長、生產副總經理、車間主任、技術員的楊玉勤,是個光頭紅臉大漢,言辭犀利、感情真摯。

楊玉勤的父親楊仁勉


據我們的多個信息源顯示,楊玉勤的父親楊仁勉,則是個“沉默人”,形象優雅、面帶微笑,散發著“知識分子的距離感”。

楊仁勉是50年代的大學生,家中有兄弟4人,“個個都是大學生”。在1950年代前后,這樣的家庭實屬罕見。

其實,再上溯到300年前的晚明時期,楊家是“我的老家,就住在這個屯”的播州(今遵義一帶,當時屬四川)土司海龍屯楊家,其先祖楊應龍為明萬歷驃騎將軍,播州土司,本來是山西人。

在解放前后的1950年代,楊家遷居遵義老城區楊家巷,不墮乃祖之風,耕田販鹽賣酒,家道頗為殷實。

據楊玉勤回憶,楊仁勉1949年畢業于貴陽師范學院物理系,同年分配到遵義酒精廠工作。1953年調入貴州省工業廳,1955年隨省工業廳工作組到茅臺酒廠視察——然后就留在了茅臺酒廠。

楊仁勉是茅臺酒廠的第一批高級知識分子,工程師。在茅臺酒廠領銜組建了化驗室——這是貴州釀酒行業有“化驗”這回事的開始。

1964年,在經歷了1958年“大躍進”的躁動,茅臺酒質量大幅度下滑的產品危機之后。國家輕工部組織“茅臺酒試點工作組”,意思很明顯,要扭轉茅臺酒質量下滑的態勢,用“科學方法”(詳前文)。

著名的釀酒專家周恒剛

楊仁勉與周恒剛、熊子書等當時國內著名的釀酒專家一起,對茅臺酒的工藝技術參數、化驗分析數據、產品質量標準等“科學指標”進行了實驗分析論證,從而制定了茅臺酒的技術質量標準,由國家輕工部下達執行,至今沿用。

還是在1964年,楊仁勉出任茅臺酒廠首任釀酒工程師——這是茅臺酒廠有釀酒工程師的開始。1975年,楊仁勉升任茅臺酒廠生產副廠長、副總工程師、釀酒高級工程師,主管茅臺酒廠生產釀酒質量工作。

1975年,歷史性的“試制茅臺”(亦即后來的珍酒)工程轟轟烈烈的展開,楊仁勉本來奉調試制茅臺基地,但是這樣的“寶貝疙瘩”,茅臺酒廠也離不開,楊仁勉只好以“高級顧問”的身份兼管試制基地的工作。楊玉勤認為,當時能夠從茅臺酒廠往珍酒廠(試制基地)調運大量的物資和優秀人才,和楊仁勉的支持有很大關系,“他是生產副廠長嘛!”

1983年,離試制茅臺“10年期限”只剩下兩年,這可是國家級的科研項目,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上級主管部門不得不痛下決心,將楊仁勉調任基地化驗室主任、總工程師、高級釀酒工程師。

1985年,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通過鑒定。楊玉勤說,當時參加鑒定的周恒剛、熊子書等國內知名專家,事實上大多數都是通過楊仁勉邀請來的,“他們是同行,更是朋友?!?

在華南理工大學培訓時期的珍酒廠青年才俊和同學們,左一為楊玉勤,右一為竇忠蘭(詳后)

楊玉勤1982年參加珍酒廠,1982-1983年在華南理工大學進修一年,學習釀造專業,回廠后當過技術員,車間主任,從輩份、技術傳承上來說,現在珍酒的生產副總經理王忠漢(詳前文)實際上也是他的徒弟輩。

楊玉勤出生于1957年,當時楊仁勉正在茅臺酒廠工作,他家“就在茅臺酒車間的坎坎上”。楊玉勤從小就在車間混,幫師傅們推車、鏟糧,“混師傅們的加班飯吃”。

就像當年段譽在王夫人的曼陀山莊被強令為花匠時想的,“在王子心中,花匠自然是低賤之人,但王府中處處皆花,無一不是精品,日夜就在眼前,種花養花,自然而然就爛熟于胸了?!闭鐫O家子必知魚蝦、農家兒必知黍麥一樣。楊玉勤有這樣牛逼的父親,想不知道釀酒技術都難。

02

起承轉合謀求新生

2006年,楊玉勤以49歲“高齡”升任珍酒廠主管生產的副廠長,而他的父親楊仁勉,早在1989年已經退休。

此時正是珍酒廠最困難的時候,需要楊玉勤這樣的“猛男”。

當時的廠長是申先東,“拼命二人組”開始尋找珍酒的出路。當時珍酒廠有職工千余人,債務3個多億,每天債主盈門,舉步維艱。

申楊2人的方案是——恢復生產,尋找合作,具體的分工是楊玉勤“主內”,申先東“主外”。

在楊玉勤主持下,已經在江湖上沉寂有年的“珍酒”煥發了第二次生機,重新在市面上行銷,“銷售業績很好”。

但是當時,正是中國企業改革的“陣痛期”,大量的老國企破產改制,像珍酒這樣遺留問題很多的企業,光是債務一項就難以解決。

楊玉勤的霸氣在這個危難時刻顯示出了巨大的能量,“債主根本不理會,先頂起再說,職工要吃飯!”

但是“頂起”顯然不是長久之計,實際上貌似粗疏的楊玉勤粗中有細,開始尋求合作單位——此時經過申楊二人組的努力,珍酒廠已經獲得了“政策性破產”的保護。

2008年,尋尋覓覓的珍酒廠,開始與華澤集團談判,實際上對于申楊而言,能夠找到“下家”,使珍酒廠軟著陸就是完成歷史使命——但是他不,他要為“1000多個兄弟爭飯碗”。最終,在達成“妥善安置全部職工,確保全廠職工至少按照改制前的85%開工資”的協議之后,華澤集團與2009年成功入主珍酒廠。

華澤集團信守承諾,按照楊玉勤的條件完成了交接。事實上,現在珍酒廠的職工早已超越當初楊玉勤的那個條件——珍酒廠的職工收入,早在2009年就已經在全行業位列前茅。

醬香珍品

2017年,60歲的楊玉勤在珍酒副總經理的位置上光榮退休。而早在2007年,楊仁勉老先生已經仙逝。令人奇怪的是,楊玉勤居然將父親的所有遺物付之一炬,我們很難理解這一舉動背后的心理動機。

楊玉勤形容父親是“溫和但是冷漠、有知識分子脾氣、心里面瞧不起別人?!?

在楊仁勉當政的10年時間里,楊玉勤郁郁不得志,一直在“車間里混”,“我楊玉勤靠本事吃飯,別人把我‘卵’的一聲。(遵義土話,意思別人把他無可奈何)”。作為一個業務干部,專業上強大就是全部,性格上的強勢,如果算是一種缺點的話,也不是人生的主要矛盾。

如果離開他們之間天然的父子關系,各領風騷20年的兩代釀酒精英,未嘗不是惺惺相惜又互相尊重的呢——這可能就是燒掉全部遺物的心理動機。

耐人尋味的一個細節是,在1966年18歲的楊玉勤下鄉當知青的時候,楊仁勉特意給他準備了一套“理發的行頭”,話不多的楊仁勉此時此刻諄諄告誡他說:“兒子,要和鄉親們搞好關系,閑下來給人家理理發,不要收錢?!?

——愛,從來都不是用說的。

發表評論:
你的昵稱:
評論標題:
評論內容:
友情提醒:
1.請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發布違法違規信息,并對自己的行為承擔全部民事和刑事責任。
2.請尊重網絡道德,不污言穢語,不侵犯他人的權利和個人隱私。
3.您所發表的話題需要經過審核通過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本文章共有0條評論
你是第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貴州食品工業協會
業務聯系方式:0851-85895853 85360853(傳真) QQ:1730594370 490013318
開發制作:貴陽佳智軟件開發有限公司,技術熱線:0851-85865358 85860085
黔ICP備13003875號
聯網備案號 52010302001841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