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加載中
今天是:
會員名: 密 碼: 會員注冊 找回密碼
你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貴州品牌(11)組織上來了兩個神秘人
(11)組織上來了兩個神秘人
時間:2018/3/1 9:16:56 , 來源:貴州省食品工業協會 , 閱讀:6341 (次)

(11)組織上來了兩個神秘人

?2018-01-19?肖科?黔酒在線

珍酒 珍十五系列報道之十一

本組報道共計10萬字,敬請關注


組織上來了兩個神秘人

攝影:吳斯玄 唐濤 趙彎彎 曹辰 珍酒資料圖

?

導言:

從“把茅臺搞它個10000噸”的提出到1975年最終落地執行,期間經歷了很多輪次復雜的探索和論證,歷時20多年。

而從10000噸創意提出到1985年最終得到珍酒,更是經歷了30多年兩代人的智慧和心血。

可見創業不易,且行且珍惜。


01

茅臺鎮誕生了茅臺酒廠

解放后,雖然貴州在解放戰爭中沒有經歷大的戰爭,但是時局動蕩中,三家燒房實際上已經是停產或半停產狀態。1950年,新成立的人民政府對私營燒房采取扶持政策,貸款2400元,供應小麥3000公斤,但幾家燒房仍然沒有大的起色。

1951年秋,仁懷縣人民政府經請示省、地專賣部門同意后,責成當時的縣稅務局兼專賣事業局負責人王善齋出面,由本縣紳士周夢生先生做中證人,征得“成義燒房”老板的同意,以舊幣1.3億元(合人民幣1.3萬元)將“成義燒房”全部購買,隨即仁懷縣人民政府正式專門成立“貴州省專賣事業公司仁懷茅臺酒廠”,恢復生產。

“榮和燒房”的老板王秉乾,因“通匪”于1951年2月21日被仁懷縣人民政府槍斃,“榮和燒房”被人民政府沒收。1952年10月4日,仁懷縣財經委員會決定將沒收的“榮和燒房”并入茅臺酒廠,折價人民幣500萬元(舊幣,合人民幣500元)。

1952年7月,賴永初因采用轉移銀行金庫,調換借據等手段,盜竊價值46億元(舊幣,合人民幣46萬元)的國家黃金,被判刑10年。(賴永初出獄后還被選為貴陽市一、二、三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表、貴陽市人民政府財經委員會委員、市工商聯籌委會常委。1980年1月當選政協貴州省第四屆委員,6月被選為省工商聯執委會常委。1981年去世,終年79歲。賴永初在解放前還投資興辦了“永初中學”,他的女婿戴紹民是中共地下黨員,在貴陽解放前夕的1949年11月11日,被國民黨反動當局槍殺于貴陽城郊馬家坡,年僅24歲,有功于國。)

1952年12月底,遵義、仁懷兩級財經委員會決定接管恒興燒房,由仁懷縣財委轉茅臺酒廠接管。1953年春,當時的茅臺酒廠負責人張興忠,到恒興燒房與資方負責人韋齡正式辦理交接,恒興燒房并入茅臺酒廠,折價2.25億元(舊幣,合人民幣2.25萬元)。

至此,三家私營燒房轉變成為國營茅臺酒廠。

遠景為1970年代后期的茅臺酒廠

圖中右二為后來珍酒廠工程師竇忠蘭

我們將在后文詳細介紹她的故事

后來珍酒廠的第一屆負責人鄭光先,在稍后的1958年以28歲芳齡在茅臺酒廠任廠長,他的人生跌宕起伏,充滿戲劇性;同時,后來成為珍酒廠重要調酒師的竇忠蘭,他的父親竇衍昌老先生,也于此時先后在茅臺廠任廠長,讓我們保留與生俱來的好奇心,慢慢解讀珍酒和鄭光先們波瀾壯闊的事業吧。

02

萬噸茅臺的歷史創想

1958年,仁懷人周林在貴州省委書記的任上。周林是1932年20歲就參加革命的老同志,1958年在貴州省委書記任上的時候是46歲。

解放初期黨的干部都普遍年輕,這時候周林參加革命工作已經20多年。周林先后擔任過新四軍一師軍政委員會委員、政治部鋤奸部部長,蘇中行署保安處處長,蘇中區黨委社會部部長,區黨校黨委書記,中共蘇浙區三地委書記,蘇南區黨委城工部部長等職。

解放戰爭時期,歷任華東軍區直屬政治部主任,中共山東渤海區三地委書記。1948年12月任中共徐州市委書記兼市長。1949年5月,參加接管上海工作,任上海政務接管委員會主任。

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任上海市人民政府秘書長。1950年6月任中共貴州省委常委。1951年11月兼貴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1952年11月任中共貴州省委第二副書記,貴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1954年12月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貴州省人民政府副主席。1955年2月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省長。1956年7月任中共貴州省委第一書記兼省長。1960年9月兼中共中央西南局書記處書記。

文革以后,周林還擔任過南京大學黨委書記、校長,北京大學黨委書記等職務。

從周林的履歷看,他是一位出色的行政管理型人才,他的名字將永遠伴隨珍酒的名字相始終。

共青團茅臺酒廠第七次代表大會

據周林本人回憶,1958年,中共中央召開成都會議期間,周林陪同毛主席一起前往杜甫草堂。毛問周,茅臺酒現在情況如何?用的是什么水?周回答,生產還好,用的就是赤水河的水。毛笑了笑說:“你搞它10000噸,要保證質量?!?

毛主席的話,可不是說來玩的,那就要想辦法貫徹執行。1958年,是一個有意思的年份,“大躍進”在當年開始——這可能跟“你搞它10000噸”在精神上是相通的。1958年當年鄭光先調任茅臺酒廠廠長;1938年出生于四川樂山井研縣的巫怒安分配到貴州省科委工作;后來的珍酒總酒師張支云正式在茅臺酒廠當酒師。

1958年,茅臺酒的產量從1957年的283噸一躍達到627噸,但由于管理不善,費用加大,盈利反而由1957年的6.3萬元下降為1958年的1.3萬元。1959年,在繼續追求高指標的指導思想下,茅臺酒產量猛增200噸,達到了創紀錄的820噸,1960年更是增加912噸。產量連連上漲,質量年年下滑。

這種不顧實際情況盲目擴張,“把消費者當豬”的發展方式,引起國內外用戶的強烈反響,引起了當時的最高主管部門輕工業部的重視,在輕工業部的組織領導下,聯合組成“貴州茅臺酒總結工作組”,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對茅臺酒的生產工藝進行了全面的調查研究和總結。

1964年-1966年,在輕工業部的領導下,成立“茅臺酒試點委員會”,用兩年時間完成了茅臺酒兩個生產周期的科學試驗,進一步總結茅臺酒傳統的操作技術,進行了酒樣的的理化分析以及茅臺酒主體香味成分及其前驅物質和微生物的研究等——這是茅臺酒嘗試“科學釀造”的探索開始。

這次試驗的另一個重要成果,是肯定了老酒師李興發、總工程師楊仁勉(后任珍酒廠總工程師)等提出的“窖底、醬香、醇甜”醬香酒三種典型體香型的成立,珍酒廠繼承了這一傳統,一直沿用至今。

楊仁勉

值得重視的是,在1985年“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產品鑒定會專家委員會中領銜的周恒剛,出現在了“茅臺酒試點委員會”“副主任”的名單中。同時出現在這份名單中,對以后珍酒的品質、珍酒的命運產生過重要影響的人,還有方心芳、秦京、鄭光先、楊仁勉、曹述舜、賈翹彥、劉洪晃、林寶財——還有如雷貫耳的季克良,當時他是“有關單位科技人員”,括弧注明“貴州茅臺酒廠”,排在名單比較靠后的位置。

季克良是江蘇南通人,1960年考入無錫輕工業學院食品發酵專業。他是1964年大學畢業后,服從組織分配,帶著漂亮的女朋友、大學同學徐英(后任茅臺酒廠副總工程師)一起來到茅臺的。

季克良

據季克良自己回憶,“1964年,當我得知被分配到茅臺酒廠工作時,內心不免對這有著國酒之譽的茅臺酒有了幾分期許”。其實季克良在工作之前不會喝酒,當然,在來茅臺之前,他也沒有喝過茅臺酒。

“我一路顛簸到達遵義,吃飯時看到飯店有茅臺酒賣,一問,盡然貴到三毛六分錢一杯,但最后,還是一咬牙買了一杯。要知道,當時一般人的收入也就二三十塊錢。那天,平時根本不喝酒的我,小心翼翼地捧著那杯茅臺酒細細品嘗,當時的心境至今難以忘懷?!?

這段回憶大約發表在2011年前后,事隔48年之后,少年的時代的夢想和這一生的功業,都在那一杯小酒中注定了。

季克良和女朋友徐英

我們手中有一張季克良年輕的時候和女朋友徐英的合影,季克良臉龐瘦削,鼻梁挺拔,劍眉斜飛,要不是笑容可掬的話,盡然有9分像是劉德華。而女朋友徐英,漂亮燦爛,一張銀盆似的福臉,臉上帶著溫柔內斂的微笑,兩根大辮子是這張黑白照片中顏色最深的部分。

1966年,季克良才進廠兩年,年方27歲,就已經位列“貴州茅臺酒試點委員會”的名單,進步非???。

鄭光先當時36歲,年紀也不大,應該還能聊到一起去。張支云當時41,也還當年。誰能想到這幾位就是后來幾十年貴州酒江湖上叱咤風云的一代,一時瑜亮,各領風騷。我突然想到當年李宗仁將軍在戰場上遇到白崇禧、黃紹竑的時候,大家都還在“炒排骨”當小排長,數十年之后李宗仁回憶當時場景,豪氣勃發呼叫連連:“誰能想到這就是我后來統一廣西,北進中原,統領八桂子弟馳馬關山痛宰倭寇的關鍵人物呢!”

03

組織上來了兩個神秘人

茅臺酒要搞到10000噸的夢想,一直并未終結,“心若在,夢就在”,全國人民追尋夢想的腳步,經過了16年的走走停停,現在還沒有搞忘記。這期間,中國大地發生了若干驚心動魄的大事——“四清”(清政治、清經濟、清思想、清組織,在具體執行中實際上是一次階級斗爭擴大化的政治運動)、“文革”。早在1964年的“四清運動”中,鄭光先就已經“被打倒”,下放車間勞動了,要在10年之后的“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也就是珍酒的歷史性誕生中,他的人生才迎來轉機。

1971年、1972年的全國計劃工作會上(當時是計劃經濟,國營廠的產銷指標由國家制定),都專門提起了加快茅臺酒發展的議題,當時,由于歷史原因,中國能夠出口創匯的好產品不多,而茅臺酒恰恰是出口創匯的好產品。1972年的全國計劃工作會上,周恩來特意打招呼說,“(為了保證茅臺酒的生產用水水質)在赤水河上不準建工廠,特別是不準建化工廠?!?

1973年,中央軍委直接打電話給茅臺酒廠,要3件茅臺酒送給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金日成同志。此事傳開以后,文革后期“革命疲勞”的人們,把注意力回歸到衣食上來了,社會上對茅臺酒的熱情,再次掀起了新的高潮。

1974年8月29日,時任貴州省委書記的魯瑞林帶隊到遵義,專題研究周恩來總理“關于茅臺酒要發展上萬噸”的指示,決定在遵義市試制茅臺酒。

據當事人王啟文回憶,當時的市委書記李舜卿召集科委主任周丕猷、工交辦主任高明震、輕工局長曲榮嶺開會,研究落實該項指示,明確該項工作由遵義市科委負責。王啟文當時正是該項工作的負責人,他回憶說:“我們首先抓了試驗廠選址,經分析確定在市郊北關考察,但是跑了好幾個地方都不滿意,最后確定了自然條件好,交通又方便(近川黔公路),特別是與茅臺酒廠自然條件相近,有利于易地生產的石子鋪作為廠址,經報省科委和省輕工廳正式行文,由遵義市革委會于1974年12月9日發出通知,決定建立貴州茅臺酒易地試驗廠?!?

1980年代的珍酒工作照,左邊第四位為后來的廠長申先東

1975年,國家科委將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項目列為國家重點科研項目,下達給試驗廠。要注意,那是計劃經濟時代,國營企業的行動要遵守國家命令——這是一個“國家級”的“科學試驗”,而不是“茅臺酒廠”自行開展的“易地生產試驗”。它為將來珍酒的誕生,創造了歷史性的機會。

我就奇了怪了,干10000噸也罷,就是干十萬噸,徑直在茅臺酒廠開干就是了,干嘛千山萬水的跑到遵義來干。

巫怒安回憶,在文革后期的1972年或者是1971年,當時巫怒安在貴州省科委工作(文革期間全部改稱“科學辦公室”,實際上代行科委職責,本文不是政治研究稿件,均統一為“科委、科技部、科技廳”)。

有一天,兩個神秘的遠方來客來到貴州省科委,一個叫吳武封、一個叫齊長青,兩個中年漢子。知識分子一般都比較單純天真,他們之間,容易臭味相投,巫怒安因為這次工作聯系,跟兩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吳武封“這個同志非常好”,后來擔任了國家科委秘書長,還是全國政協常委。齊長青則必須對這次考察刻骨銘心,終身不能忘記。

巫怒安回憶,當時中國科學院的吳武封和齊長青(當時中國科學院院長就是方毅,是這兩位還沒有名頭但已很有資歷的老科技的頂頭上司)來到貴州搞科技項目的調查研究,當時省科委分管業務的副主任是劉屹夫,一個碧眼高鼻、皮膚白皙、體裁魁梧、相貌堂堂、滿腹經綸、英語流利得如同他那標準京片子般的傳奇人物(據說劉屹夫當過馮玉祥的英文教官)。

有一個趣話,是屹夫同志給下屬講的——當時北京、上海的大飯店,一般人是要被“門童”拒絕進入的。劉給下屬講,沒關系,你們就跟在我后面,昂首挺胸地向前走。果然,他那無異歐美外賓的儀容,讓每一個挑剔嚴苛的門童對他肅然起敬、禮迎入門,而“狐假虎威”的小跟班們也順順利利進入了金碧輝煌的大堂之中。

劉屹夫是從北京水電部被貶謫來黔的11級高干,不知何故來到貴州,先在水電廳任副廳長,后來省科委任副主任,他對貴州科技事業特別是巖溶普查、貴州動植物志調查編纂、茅臺酒易地試驗等有重大貢獻。對上恃才自傲但對下級親切風趣的好領導。

巫說,劉在文革中經受了頗多苦難,但樂觀豁達的他堅持挺了過來,落實政策后,被調去華北水利電力學院當院長,聽說在十多年前去世,令人扼腕痛惜。

吳武封、齊長青來貴州的具體接待和陪同,是巫怒安和劉紹祥(劉后來調往省經委系統工作)。他們來貴州省考察的最重要一站是茅臺酒廠,巫另有安排沒有一起下去,是劉陪同他們前往。

2012年,筆者本人去茅臺廠采訪,從遵義到茅臺,自己開越野車還走了3個多小時。而巫怒安、吳武封、齊長青他們當時從遵義到茅臺,整整要走6個小時,如果從貴陽過去,則要走一整天。

從茅臺回到貴陽,可能是路途勞累、氣候不適,齊長青病了,咳嗽、胸疼,住在當時貴陽條件最好的云巖賓館。

看著生病的同伴,吳武封心急如焚,希望趕快陪同齊返回北京。細心的劉屹夫同志更不放心,他要巫請上他的夫人董菲洛去檢查一下齊的身體,看究竟能不能上路。

劉、巫、董來到他們住的房間,只見齊身體非常虛弱、并不停地劇烈咳嗽。董那時還是貴陽中醫學院中西結合消化科的主治醫生,她用聽診器仔細地對齊的胸部進行聽診,臉色突然變得異常嚴峻。把吳、巫和劉主任叫到一旁,堅定地說,絕不能上路,立即退票,馬上聯系住院,搞不好會有生命危險。吳聽了這話有五雷轟頂之態,眼睛直直地望著劉。

劉焦急地問董:“小董,你說去哪個醫院?”董說她貴陽醫學院的一位同班女同學黃遠芬在貴州省人民醫院呼吸科工作,那里條件不錯。說話之間,劉立即電話通知委辦公室來人取票并去火車站退票,同時和一同來的科委駕駛員,把齊扶著上了車。

那時貴陽的汽車很少,小車在當時的外環路上飛馳。到了省醫,很巧的是黃正在上急診。簡單說了情況,她也對齊作了檢查,肯定如此重的病情,火急火燎地立即辦理了住院手續。入院后立即拍了胸片,只見齊的肺葉已經有三葉可見大片的陰影,診斷是大葉肺炎。黃擬了初步治療方案,又報告當值的楊副院長,他看了X光片、進行檢測后說,他當醫生近30年,還從來沒有看到這樣嚴重、兇險的肺部疾患。

巫回憶,他們請求醫院對北京來的客人用最好的藥物,那時省醫治療這個疾病最好的藥物是英國進口的氨芐青霉素,價格很高,數量很少。在劉主任的請求下,楊院長同意把全部氨芐青霉素用到齊長青身上。

治療花了近十天多時間。白天,巫怒安和劉紹祥要上班,就由吳武封全天看護(當時可沒有花錢請特護一說,要不事情不會如此不堪),晚上由巫和劉一人一晚輪流看護。那時物質仍舊匱乏,醫院伙食又不好,兩家毫無保留地拿出家里像樣的食品,作成病號飯送到醫院給齊長青吃。幾天過去,齊的情況日漸好轉。中國科學院科技辦公室不時來電話、電報了解情況,對貴州同志表示感謝,并詢問需不需要從北京發過來必須的藥物??傊?,當吳武封、巫怒安、劉紹祥這三個精壯的漢子因好多天的陪護顯得疲憊不堪時,齊長青的身體終于一天天見好,并在此后的一天踏上了歸程。

巫記得當時吳武封不止一次對他說:“小巫,你想,我和齊長青好好地來貴州出差,要是他有不測,我怎么去見他的夫人和孩子?”其實,劉屹夫和巫怒安、劉紹祥在當時也承受著同樣巨大的壓力——巫到現在還有些后怕,他說,兩個北京來客,為幫助貴州的科技發展作貢獻來到貴州,在這里風里雨里、辛勤工作,要是因為勞累、風寒等而遭至意外,我們怎么對得起這些同志和他們的家屬?這固然是值得肯定的“正能量”,但作為東道主,作為質樸的貴州人,我們的作為很正常,不這樣做倒是難以理喻的啊。

珍酒堅持選用優質陶壇貯存基酒

吳武封是個很有魅力的人,不管是當初的平頭百姓,還是后副省級高官,他身上具備的有突出的組織協調能力,豁達、熱情并具有強大的親和力、樂意幫助他人等素質,使他在各省市區科委的領導或一般同志中很有人緣。他還特別記情且不吝詞語。他們回北京后,把兩人在貴州的這等遭遇既向領導或家屬匯報、訴說,更是無數次地向機關內同志講述。巫回憶,后來到國家科委公干,一見他的面,他就會真誠地說:“救命恩人來了!夫人好嗎?有什么要我們幫助?!饼R長青回京后不止一次來函感謝,并曾在到來前郵寄過北京特產。

吳武封后來擔任過國家科委計劃局局長兼國家計委科技局局長,既后又任國家科委秘書長,退休后在全國政協任常委。

然而當時,這兩個人為什么來?從哪兒來?到哪兒去?當時巫怒安他們一概不知——直到今天也不是全部清楚兩個人的使命,那么好吧,你若不肯說,我就不問——中央首長,誰敢問他?直接開展工作就是了。

巫怒安推斷他們是國務院、方毅副總理派來的。我們認可這種推測,因為看吳武封后來的發展,他當時應該級別不低,不是一般人差得動的。實際上,我們查到的資料是——吳武封,1931年生,浙江上虞人,1970年,吳武封同志任國家科委機關黨委書記。

齊長青出院后,帶著茅臺考察的成果,和吳武封回到了北京。

今天的珍酒廠廠景

我們沒有資料表明這次考察與后來“搞10000噸”采用“茅臺酒易地生產”這種方案之間的因果聯系。但是,吳武封和齊長青不是來貴州旅游的,他們一定肩負著某種使命。

這種使命的效果很快開始起作用。1973年秋天,時任遵義市地委常委、行署副專員李習之帶隊,由地區輕工局副局長牟一平和秘書楊光福組成的三人小組到仁懷實地考察,仁懷“一位姓蔡的副書記”陪同,在茅臺酒廠召開兩次重要會議,討論茅臺酒搞到一萬噸的問題。

發表評論:
你的昵稱:
評論標題:
評論內容:
友情提醒:
1.請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發布違法違規信息,并對自己的行為承擔全部民事和刑事責任。
2.請尊重網絡道德,不污言穢語,不侵犯他人的權利和個人隱私。
3.您所發表的話題需要經過審核通過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本文章共有0條評論
你是第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貴州食品工業協會
業務聯系方式:0851-85895853 85360853(傳真) QQ:1730594370 490013318
開發制作:貴陽佳智軟件開發有限公司,技術熱線:0851-85865358 85860085
黔ICP備13003875號
聯網備案號 52010302001841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