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加載中
今天是:
會員名: 密 碼: 會員注冊 找回密碼
你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貴州品牌(4)珍酒首拜中南海
(4)珍酒首拜中南海
時間:2018/2/28 14:44:45 , 來源:貴州省食品工業協會 , 閱讀:7001 (次)

(4)珍酒首拜中南海

2017-12-24?肖科?黔酒在線



珍酒 珍十五系列報道之四

本組報道共計10萬字,敬請關注


珍酒首拜中南海

攝影:吳斯玄 唐濤 趙彎彎 曹辰 珍酒資料圖


導言:

方毅、周林、鄭光先、張支云、巫怒安、楊仁勉、林寶財、楊玉勤、竇忠蘭、馮小寧、申先東……吳向東、胡波、朱國軍、吳長貴、王忠漢、李銀強、李長生、雷安亮、黃剛強……這些人的名字,將畢生與珍酒緊密聯系在一起——他們當中的很多位,人生的頂峰是在珍酒廠完成的,他們,都是我們這組報道中的重要人物。

我們的故事,從1985年9月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開始。




“茅臺易地試驗項目”廠區


01

去“海里”

“茅臺易地試驗項目”具體負責人鄭光先


? ? ?1985年9月,當時的“茅臺易地試驗項目”具體負責人鄭光先,帶著試制茅臺的最后作品,來到北京,打算拜訪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國家科委主任,試制茅臺“一號工程”的最高領導人方毅。

? ? ? 全國各地人民,把朝拜中南海,稱為去“海里”。凡是去過“海里”的人,那都不是一般人。去“海里”的經歷,帶著某種炫耀和滿足感。

? ? ? 這種經歷,對于鄭光先而言,可能更為重要,更為有人生意義,20年前的1964年,它在茅臺酒廠廠長的職位上“歷史性”的“被打倒”,在車間當工人,干了整整13年。

? ? ? 1964年,鄭光先才33歲,正是年富力強的好年華。

? ? ? 13年之后的1978年,鄭光先已經46歲,年近半百。對大部分人而言,這把年紀,差不多是該“洗洗睡”的年齡了,還能有什么創造性的想法。

? ? ??但是歷史的機緣巧合,再次改變這個失意者的命運——他被選調為“一號工程”的負責人——我們將在后文再詳細說鄭光先的人生起伏,他的經歷是那個時代人物命運的典型代表——先回到1985年9月,在北京徘徊的鄭光先。


原貴州省科技廳計劃處處長巫怒安


? ? ??當時陪同鄭光先前往北京,打算去海里的,還有一個科學工作者,貴州省科技廳計劃處的處長巫怒安——“易地茅臺試驗項目”啟動的時候,實際上是一個科學項目,它的標準名稱叫做“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重點中間試驗項目”,是處于“科學研究”和“產品生產”之間的一個科學試驗階段,所以項目立項之后,就歸口到科技部門管理。在中央由方毅領銜的國家科委管理,具體到貴州,則歸口貴州省科技廳管理——具體辦事的人就是巫怒安。

? ? ??貴州省科委黨組分工,由時任秘書長的徐用武同志分管這個重大項目。由于為項目組建的貴州茅臺酒易地試驗廠是省科委的下屬事業單位,徐又成為這個專門為完成中試項目組建的特殊單位的直接領導。

? ? ??巫怒安說,徐在來省科委前,曾先后給秦天真副省長和省人大主任徐健生擔任秘書,得到信任、培養和歷練,到省科委后已擔任多年計劃處處長,展現了出眾的組織協調能力和攻關克難的才華。他才華出眾、聰穎且勤奮,下筆千言,出口成章,有很強的個人魅力。在這個周期很長、難度很大、經費頗多中試項目從立項、選址、配人、土建、研究試驗、鑒定、移交省輕工業廳的全過程,都凝聚了他的心智和付出。

? ? ??作為他的下屬、時任省科委計劃財務處處長的巫怒安,被確定為他抓這個項目的助手,并承擔更多具體的組織、協調、聯絡工作。

據巫怒安回憶,他們是“坐飛機”去的北京。要知道,1985年從貴陽坐飛機到北京,對于普通人而言,還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要相當級別的部門開具介紹信,才能買到機票。而巫和鄭這幾年為了珍酒廠的事,“坐飛機猶如家常便飯”,可見當時搞珍酒的鄭光先和巫怒安,還是“很有面子”的,地方上對這件事非常重視。



02

關鍵人物相助

? ? ??來到北京之前,事實上他們并沒有把握能夠見到方毅副總理,來之前也沒有通暢的渠道向方毅匯報此次來京的目的——他們本次來京,主要是要匯報兩件事情。

? ? ??第一,試制茅臺試驗經過10年3000多次試驗,已經取得階段性成果,他們要向方毅匯報10年以來的實驗過程;

? ? ??第二,試制茅臺計劃在近期舉行“鑒定會”,以檢驗“試制茅臺”達到的水平。


“茅臺易地試驗項目”試制品分析


“茅臺易地試驗項目”試制品


? ? ??事實上,茅臺易地生產試驗項目在1982年被貴州省科委列為了“六五”科技攻關項目,茅臺酒易地生產基地跟貴州省科委簽了合同,合同約定“目標是在八五年提出接近或達到市售茅臺酒質量水平的易地茅臺酒制品”,合同簽字人正是鄭光先,簽字時間是1982年11月29日——現在是1985年9月,交卷子的時間快要到了。

? ? ??按照合同理解,巫怒安是甲方代表,鄭光先是乙方負責人,兩個人都對完成合同負有責任。

可是,北京是很大的,中南海的門不好找。

? ? ??一個名字響亮的老鄉幫了大忙——當時的貴州省駐京辦事處接待處處長沈品剛女士,是的,沒錯,就是女士,為鄭光先和巫怒安進海,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 ? ??巫怒安評價,作為一個上海藉、從貴州商業系統抽調到駐京辦事處接待處的工作人員,她有上海人普遍具有的干練、潑辣和熱情,這與她名字里透露出的陽剛之氣契合,但她又擁有作為一個賢妻良母中年女子的靚麗、體貼和細致,尤其重要的是她具備特殊的攻關和善于與人溝通的稟賦。

巫怒安與沈在貴陽就認識,以后她去了首都,巫出差北京少不了請她幫助。沈處長在貴州和北京有廣泛且穩固的關系網,涉及政府官員、社會名流、專家學者、企業巨子,貴州好些企業都得到過她的幫助。

當巫介紹鄭光先、李永常等易地試驗廠的人與她認識以后,她立即認定這是一個意義重大的科技項目,對貴州和中國的白酒釀造事業有重要意義,非常樂意地對易地試驗廠和它初期推向市場并大受歡迎的“茅藝酒”等產品給予特別的關照。

? ? ??為了向特別關注茅臺酒易地試驗的方毅副總理匯報項目進展情況,據巫怒安回憶,當時沒有走向國家科委申報的路徑。當時的國家計委、經委和科委,都是由國務院副總理兼任主任,但這些領導通常是在中南海國務院的辦公樓里上班。

? ? ??沈品剛介紹了一位姓蔡的海軍軍官跟鄭光先、巫怒安認識。經始終參與此事的珍酒廠原廠長李永長回憶,這位海軍軍官名叫蔡文斌,是海軍某著名艦隊的副參謀長,師級干部,他們分析,他的軍銜應該是上?;虼笮?。蔡還在艦隊駐地接待過李,某年蔡副參謀長到珍酒廠參觀并看望老朋友,李又是主要接待人員,在茶余飯后與蔡有不少的接觸。從交談中,蔡經常提到“啟立同志”,看得出他與曾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的胡啟立同志關系密切。這位參謀長還是筆桿子,向李提到他寫過一本《紅旗飄飄》的書,還送給啟立同志審閱后正式出版發行。

? ? ??在珍酒的誕生過程中,他其實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由于當事人大多已經作古,而且“一號工程”當時是國家級的科學研究工程,相信參與的人一定很少,并且一定有相當級別。所以我們沒有核心信息源來考證這位熱心的軍官,他何以來到貴州、何以參加到珍酒項目中來、跟“方辦”有什么樣的聯系,現在都已經無從知曉了。

? ? ??但是毫無疑問,他是個好人、是個熱心人。

? ? ??歷史其實很多時候,會留下那些并沒有打算留下痕跡的經歷者,用一句俗話來說,就是“老天是有眼睛的”,這位蔡文斌軍官的名字,也必將隨著珍酒的流傳而被人們傳頌。


03

總理視察


時的國家副總理方毅


實際上,早在1981年的4月,當時的國家副總理,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的最高負責人方毅就曾經來到過石子鋪視察項目進展。

石子鋪是遵義北郊的一個小村莊,當時還很荒涼,離城區還有十幾里路,當時幾乎沒有車,步行進城還要2個小時。

當年紅軍長征的時候,因為口音訛誤,誤認為當地的地名是“十字坡”。聽起來很耳熟吧,《水滸傳》上孫二娘開黑店,打算宰武松的那地方,也叫十字坡——“大樹底下十字坡,往來客人誰敢過。肥的垛做饅頭餡,瘦的扔了去填河”。

《水滸傳》上的這首古詩,令人對十字坡的兇險,展開無限聯想。毛澤東、朱德、彭雪楓、張愛萍都在回憶錄中提到了這個地方——長征途中何止千山萬水,能留下記憶是不容易的。張愛萍還差點死在了石子鋪,據張愛萍將軍回憶,1935年2月27日,紅軍從茅臺一帶南下,打破婁山關再占遵義城的第一場戰斗,就發生在石子鋪。

石子鋪是遵義城北的險要防線,當時駐守石子鋪的是黔軍王家烈部的部隊,戰斗力不強,紅軍挾打破婁山關的余威,那把這點小菜放在眼里,知道石子鋪有敵情,紅軍不待后續部隊到達,一個沖鋒就上去了。

但是,由于對敵情估計不足,當時作為師政治部主任、團政委,帶隊沖鋒的張愛萍被敵人反沖鋒、銜尾追擊,已經掏出手槍準備親自戰斗了。一旦無法擊退敵人,他打算跳下懸崖“革命到底”,正在危急關頭,紅軍后續部隊趕到,擊退了敵人——吉人自有天相,張愛萍還是命大不該死。

?就是這兇險的石子鋪,后來因為“群山環抱、地形封閉,自然植被保存完好,水源水質好,跟茅臺的自然條件比較接近”,因而被選擇作為“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基地”。

因為“茅臺酒易地試驗”是國家科研工程,所以當地村民并不知道“廠里在干什么”。只是門禁森嚴,卡車吉普車來來往往,好像在做“大事情”。

1981年4月的1天,石子鋪周圍要隘及基地周邊,突然開來了大量的解放軍官兵警戒,不準閑人亂說亂動。

當地村民雖然因為天長日久看到“基地”的神秘,算是見過世面見怪不怪的了,但是當天的陣仗還是有些“怕人”。


支云


據張支云回憶,一個不明真相的酒廠女員工,因為人類普遍的好奇心,違反警戒條令,走出來看了一眼“是什么大人物”。當即被哨兵趕進辦公室關了緊閉,后來還是張支云知道了這件事,委婉的向方毅報告,方毅親自打招呼才把她釋放了的。

今年已經92歲高齡的張支云,耳聰目明思路清晰,“就是牙齒掉了幾顆了”?,F在每天還要喝“半斤養身酒”的他,當時正是基地的“酒師”,釀酒負責人。

這位“中國酒界的活化石”,真正的“世紀老酒師”,是茅臺酒廠的前身之一“成義燒房”老酒師鄭應才的關門弟子,“一輩子就是和酒打交道?!?/span>

張支云現在還能喝半斤酒,年輕的時候“喝斤把都不會醉”。

碰巧的是,方毅也是個大酒量。據曾任方毅秘書的郭曰方記載,方毅自己回憶,年輕的時候,“見到什么酒都喝,一喝就是1斤多”

方毅是福建廈門人,1916年生,1930年參加革命。1934年的時候,年僅18歲的方毅被國民黨逮捕,并被判了死刑。后因黨的多方營救,沒有執行死刑,但也沒有釋放。直到1937年抗戰爆發,國共統一戰線之后才被營救出獄。

在抗戰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方毅長期擔任地方和軍隊的財經工作,可見他是一個杰出的后勤人才。

粉碎四人幫以后,方毅先后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院長、黨組書記,國家科委主任、黨組書記,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第十一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方毅還是1979年鄧小平訪美的中國代表團副團長,參與了這一次歷史性的世紀訪問。


張支云


1981年4月的這一天,因為試制茅臺,因為珍酒,在遵義城北荒涼的石子鋪,方毅和張支云這兩個“大酒量”,因為酒的事,歷史性的相逢了。

方毅這種出生入死,見過大世面的人,不難想象一定非?;磉_而有魄力。

張支云這種出身孤貧,歷經苦難癡心不改,少年壯志不言愁的地方豪杰,那一定也是百事看開無所謂的性格。如果不是囿于地位和地域的緣故,兩個人在生活中一定能成為好朋友——好酒之人都有一顆惺惺相惜的心,正所謂“酒品如人品”。

兩人的這次會見,卻很有戲劇性。

張支云頗有幽默感,他回憶到,當時他作為珍酒的釀酒負責人,負責向方毅介紹試制酒的品質,“我活了快60歲,還沒有見過這么大的干部。當時手都是抖的,酒杯都端不起來?!?/span>

顯然方毅沒有在意他的手是不是抖,在聽完他對于試制茅臺的工作進度以及釀酒工藝之后,沒有跟他多廢話,直接喝了兩杯,說出了發人深省令人深思鼓舞人心蕩氣回腸的兩個字:“好酒!”

張支云心中這塊石頭才“咣當”一聲掉在腳背上,如釋重負,“出了一身好汗”。以張支云對自己釀酒技術的信心,它的“手抖”應該是種調侃,但是釀酒這種“模糊科學”的事情,需要知音——尤其當對面是國家副總理、掌握你一生事業的關鍵人物的時候。此時此刻的張支云,就好像清一色聽牌,就看手氣好不好了。

解脫了的張支云見總理興致甚高,趁機說項,請方總理放了那個好奇心過盛的女員工——此時那位坐禁閉的女員工早已經被嚇哭了,喜訊傳來,感激滴零。

張支云很確定的記得,方毅跟他干了一杯酒,也跟當時在場的每個人都干了一杯酒,但是有哪些人在場,老先生卻“一個都想不起”。我們有理由懷疑這是一種選擇性遺忘,當然我們更有理由相信,這件事情給張支云留下的印象之深刻,乃至他至今在92歲高齡的時候還能記得全部細節——你總不能期望一個92歲的老人家,記性像你一樣好吧。

巫怒安為我們補充了張老遺忘的其他細節,那次方毅到試驗廠視察,陪同他的有貴州省副省長秦天真、省科委主任朱煜如,還有省科委辦公室副主任吳學林等。他帶的兼職秘書是國家科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吳明瑜(后任國家科委副主任)。另一個重要人物,則是四川省委書記楊超,他是專門從成都趕來貴州迎接方毅副總理的。方毅副總理在試驗廠聽取了匯報,參觀了試驗車間。廠里同志還將茅臺酒和只進行了五個試驗周期的試制酒,倒入兩個沒有標記的酒杯,請領導同志和隨行人員品嘗。方毅同志在對比品嘗后說,試制品質量不錯,但是由于時間還很短,與茅臺酒還有差別。希望試驗廠的同志再接再厲,讓試制品早日達到茅臺酒的水平。方毅表示,可以搞點生產增加效益——領導總是善于把握事物的主要矛盾——試驗廠于當年按法定程序申報注冊“茅藝”商標,1982年11月23日獲得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頒發的獲準通知書。茅藝酒一經問世,在全國廣受好評,很被作為禮物贈送給朝鮮貴賓。

巫怒安

為了描述方毅的為人,巫怒安特意回憶了一個故事,巫和貴州省的另七位專家教授在劉屹夫副主任帶領下在北京友誼賓館參加全國科技規劃會議時,曾與方毅副總理一桌吃飯并親切交談。

巫記得那天上午是開大會。會議結束,代表們進入飯廳,準備一飽轆轆饑腸。貴州同志選擇的是靠近大門的一個桌子,大伙已經坐下,忽然一輛當時只有中央領導有資格乘坐的紅旗牌轎車從會議廳那邊緩緩開到餐廳門前,車門打開,一人走下:“啊,是方毅副總理”,有人不由自主地叫出了聲。只見方老在秘書的陪同下徐緩穩健地步入餐廳,并徑直向我們這個桌子走來。他們幾個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對方毅同志表示歡迎。方老選了一個位子,親切地說:“你們坐下吧,我和你們一起吃個午餐?!弊聛砭统?,沒有一點距離感。

這次視察是1981年,茅臺酒易地生產試驗的第六年,離1985年交卷子,還有4年。

1985年9月的一天,通過沈品剛處長的引見,蔡副參謀長向方毅辦公室報告,貴州同志希望向方老匯報茅臺酒易地試驗情況的請求,方辦很快有了明確答復,方毅歡迎他們。

發表評論:
你的昵稱:
評論標題:
評論內容:
友情提醒:
1.請遵守國家的法律法規,不發布違法違規信息,并對自己的行為承擔全部民事和刑事責任。
2.請尊重網絡道德,不污言穢語,不侵犯他人的權利和個人隱私。
3.您所發表的話題需要經過審核通過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本文章共有0條評論
你是第位訪問者
版權所有:貴州食品工業協會
業務聯系方式:0851-85895853 85360853(傳真) QQ:1730594370 490013318
開發制作:貴陽佳智軟件開發有限公司,技術熱線:0851-85865358 85860085
黔ICP備13003875號
聯網備案號 52010302001841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